翎空众筹火箭首次试射失败手记

时间:2015.12.14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89日曾在创客星球播出的那个火箭发射众筹项目,虽然在此之后并未达到众筹目标,也因此未得到任何众筹支持,但作为发起人的我,依旧清晰记着自己在台上说的那句话“无论众筹成功与否,我都会把这件事坚持下去”



没错,在经过长达4个月紧张而周密的筹备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前往内蒙古的发射之旅。

但事情远不止表面所看到的一次点火那么简单,在这4个月里,我们分别对地面遥测系箭载电子系统载荷回收系统自动分离系统等多个子系统进行了多次地面试验。 

7月下旬,总体参数初定; 

8月,箭载电子等多个分系统指标及性能初定

9月,分离回收分系统初样试制完成并进行了地面试验

10月上旬,动力系统及箭体制造完成

11月上旬,地面遥测系统制造完成,实现天线自动跟踪功能


(正在调试的自动跟踪天线及地面遥测基站)

11月下旬,进行放球试验,完成箭载电子系统的远程定位及通信试验,记录23km高度以下的GPS坐标、气压风速风向等数据最远通信距离达到224km



12月上旬,进行高空试验,载荷分离正常,高空开伞成功多项关键技术得到验证。

 

可以说一路走来,翎客航天的每个小伙伴都一丝不苟,竭尽全力因为驱使他们前进的动力每个人内心深处那个与星空有关的梦想更是为此坚定不移的执着信念

耗费如此多心血的火箭在方案设计方面当然也是颇为讲究,其设计指标可谓是目前国内民营公司或团体中的最高标准

最大射高:105km,这意味着火箭必须在几乎没有空气的情况下通过一系列的复杂动作将降落伞顺利展开

最大速度:4.5马赫,这意味着火箭在短短1秒内飞行超过1500m如此高动态情况下的精准定位及箭载数据的实时回传将非常重要,难度也可想而知;

最大过载:50G,这意味着起飞一瞬间火箭的每一个结构组件电子元器件都承受自身重量50倍的载荷,对结构及航电系统提出极其严酷的考验

最大起飞质量65kg,最大有效载荷2kg,这件意味着必须精打细算每一克质量,反复优化每一个细节才能实现如此高的运载效率

而这一切,都是颇具挑战的第一次……

 

经过了两千多公里的长途奔袭,121010点半试验队一行8抵达住处,然后立即开始试验前最后的紧张准备工作。直到凌晨3点钟,所有人集中在一个小房间内一次又一次的复查各个技术细节

 反复确认每一个分系统的状态,以确保11日的发射万无一失。 

 11日早上5点半,我们在严寒与大雾中整装出发上午10终于抵达了内蒙古西部的试验场。

(凌晨五点半驱车出发前往发射场)

(发射场当日大雾弥漫,直至上午十点仍未消散)

 白雪皑皑,寒风凛冽,在近零下十度的无人戈壁上经过了近3个小时的现场布置及技术复查,按照反复演练了无数遍的操作流程,确认各个环节无误后,我们终于按下了点火按钮。

 

火箭腾空而起……

 

按预定轨迹稳定飞行

2.5秒后……火箭突然爆炸,全箭空中解体

 

我们知道这次发射失败了,可没有时间迟疑或流泪,一二号地面站分别进行数据核查,观测员拿起望远镜迅速扫描着天空,记录人员迅速记下时刻点及手持终端信息…… 

3分钟后,按照计划方案,解除一级发动机落地警戒,全体人员集合并商讨搜寻方案。

晓飞第一个跑到数公里之外并找回降落伞及尾翼残骸,而其他人也按照计划路径徒步进行地毯式搜索。在戈壁上历经4个小时的漫长搜索后,载荷舱、发动机碎片尾翼碎片等多个部位残骸被发现。当所有人结束残骸搜寻回到一起时,只说了一句话“一定要找出问题原因”

(一级发动机爆炸后的壳体碎片)

晚上9点,我们回到了宾馆,疲倦似乎早已在路途中消散,每个技术负责人都开始分析这次失败的原因。箭载电子系统完好,并记录下7帧数据;发射架完好,起飞时姿态并未偏离;遥测系统正常,无线接收到回传数据……面对着一堆残骸,最终我们将问题锁定到了动力系统及部分结构的气动强度上,但这仍然需要待残骸返回实验室后进行仪器分析以及详细的仿真复核复算才可确定。这是不眠夜,我脑海中反复盘查着每一个可能忽略的细节。

(箭载电子系统残骸,经过50G的加速度后仍然可以正常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我与龙飞便带着找到的火箭残骸踏上了返西安的路途。尽管天气预报当天是中雪,但为了尽快得到分析结果,我们还是决定出。上午10点,我们到达中宁收费站时,福银高速已封闭,不得转向省道继续赶路途中降雪量逐渐变大越来越难走,车速从50迈没过多久就降到了20迈,各种事故频现眼前,我也开始担心今天是否能够赶到平凉过夜。

 

离开固原十多公里后的第一个大坡,司机胡师傅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坚硬湿滑的结冰路面上,车子后轮打滑无法前行,方向难以把控,还随时有滑下坡的危险

(数十度的陡坡旁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的决定是多么冲动,意识到今晚可能就要在这荒山野岭的半山腰上度过一夜,甚至要等几天后雪完全化开才有可能离开六盘。没时间担心,胡师傅让龙飞拿起车上的脚垫,塞在后轮下面,可车刚开过脚垫就再次打滑,甚至向下溜。情急之下,想起车上试验备用的铁锹,就这样我们几个人一边用防滑垫做人工履带,一边用铁锹将路边碎石子一铲接一铲的拼力铺撒防滑道经验丰富的胡师傅更是小心驾驶努力前行,终于有惊无险的驶上了坡顶。



(铲路边的石子,铺开一条数十米长的防滑道)

接下来的路途更是惊险不断一路上堵车、车祸、坡道接二连三,我们只能走走停停,尽力争取我们不知道前方的路会是怎样,可心里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答案。

截至此时,经过6个小时行驶了60多公里的冰雪山路,我们终于在晚上9点半抵达平凉。

 

雪还在下,明天仍有几百公里的路途等着我们,就像心系太空的征程一样,有太多未知等待探寻我们相信,在坚定信念的驱使迈向成功的步伐一定会更加坚定而稳健我们终将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20151213日 02:30:18

                                     胡振宇于平凉宾馆内手记


特别鸣谢:

航天科技某院某厂

中晟启天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对本项目提供的技术支持



返回